淮上澍玖

网瘾少女却时常断网,挣扎在学习与玩网间的高二狗/近期沉迷天官魔道渣反/喜欢b站up花少北和哦漏/颖霆/二次cp墙头不胜数/腐且少女心的老仙女

【启月】《白首》


part.1

  自入了夏以来,长沙的天气愈发热了。不同于北平的干热,下过一场场的雨后的长沙城经太阳一照,水汽蒸腾。只是空气里依旧是沉闷的味道,令人没由来地喘不过气。
  若是日中午,毒日头更是恍得扎眼,小弄堂的黄包车夫都宁愿在背阴处歇着。
  虽天气不是那么顺心,但长沙城到底是长沙城,该有的热闹一毫也不减。大街上该叫买的的小贩依旧放开了喉咙喊着,大的小的店铺里依旧进进出出着客人,茶楼里说书人举着拍案拿着折扇依旧絮絮叨叨不停。
  尹新月此刻就坐在茶楼二层的包间里,望着小窗外的街道出神,远远见了倒像极认真地在看某一处某一人,走进一看才发现她其实目光涣散着找不到焦点。
  茶楼的包间其实算不得包间,只不过每两三座之间隔层珠帘或竹幕。隔壁包间的两个妇人正津津乐道着什么。
  轻微的叽叽喳喳传过来,尹新月没有注意,倒是立在一旁的小葵听着这声音,有些不快的看了眼隔壁的竹帘。却偏见自家夫人没怎么,也就隐下言语未说。
  就这么坐了快小半个时辰,尹新月才缓缓收回了目光。她镇定自若的回转过头,端起几上一小碗茶,拿碗盖轻轻拂去茶沫。小葵轻叫出声,“夫人,这茶已经凉了,小葵叫人再沏一盏吧……”
尹新月刚送到嘴边的茶盏停下了。一瞬的蹙眉之后,又把茶放回了小几上。忽然觉得很没意思。她站起身来理理因坐得久了而皱起的裙裾。
  “走吧,小葵,回去了。”
  “夫人?您,不听了?”小葵有点小心翼翼。这夫人一个时辰之前还说着一定要出来听戏,到了戏院夫人见今日唱的是《穆柯寨》,又改了主意要来茶楼听说书。到了茶楼才发现,这说书人正讲到“长沙布防官张启山远上北平三点天灯求妻”。小葵一听都暗叹要坏事儿,却看到自家夫人没什么触动的样子就上了二楼。上了二楼就在这儿坐着,老半天都在出神。
   小葵见尹新月坐了这么久倒是连茶都不喝一口便说要回去,那刚刚怎地偏生要进来。夫人的性子真是愈发捉摸不透了。
  “恩,不听了,左不过一段风月罢了。”
  何况,这风月讲的还是她自己。尹新月瞄了楼下正堂的说书人,真真没有意思,她这样想。

  回了张府,尹新月吩咐了下人几句就回房了。来迎的管家有些某名,只在尹新月走后问小葵夫人外出遇了何事,去戏院听戏怎的似有心事的回来。小葵却也是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道,怕只是这日子的缘故。
  直至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晚饭布置好了,依旧不见尹新月下楼来,小葵便支了个丫鬟上去请夫人用饭。小丫鬟上了楼,轻轻叩了门发现门并没有关上。推开门看见尹新月斜倚在贵妃椅上,望着窗台上一盆开的有点蔫儿的花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  “夫人?”小丫鬟轻声问,“晚饭已经备好了,您可以下楼用饭了。”
  这小丫鬟是几个月前尹新月从大街上赎来的,她本应是该卖到青楼去的,过路的尹新月看她可怜,便买回了她。小丫鬟虽感激她,但同时也怕她,因为尹新月很少笑,多数时候她都是在走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  尹新月显然回过了神,但没有立即起身。她抚上左手腕上的二响环,抬头问了小丫鬟一句“明日是几月几?”
  每头没脑的一句,小丫鬟一愣,随即说到“六月初七罢”
  “六月初七……一晃一年了……”
  “张启山……你倒是……真舍得让我等……”尹新月后半句话极轻,散在黄昏的空气里,微不可闻。
  小丫鬟没听清,却也不敢再说一遍“请夫人下楼用饭”的话,就静静地立在一旁,等着尹新月给出反应。尹新月又看看外头的天,叹了口气,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”。
  尹新月站起来,走到窗前给那盆有点蔫儿的花浇了点水,才下了楼去。

 

评论(3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