蜜桃酱

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白头

“夫君啊,你从前说你心底有座城,城里的那些黎民百姓啊太多了,多到把你的心都挤满了。那个时候,寒儿不懂,那些人又关你何事?现在寒儿懂了。只是,夫君啊,你一个人太累了……夫君,你答应寒儿,让寒儿给你一个家好不好?”

她的声音说不出的乖巧,只最后颤了尾音。

空气里,眼眶里,氤氲着什么东西,只是不知道是水汽还是酒香。
他不答话,只一瞬不瞬地看着她。

良久,终归是她先忍不住了,微微仰起了头――“你看着我干嘛呀?”

他一步一步走向她,来到她身旁站定,然后拥她入怀,抱得极紧却又不敢弄疼了她,仿佛她是怀中的稀世珍宝。
“看你好看”淡淡开口,似水墨晕出最后一笔。“怎的又喝了这么多酒,会醉的……”

窗外开始下雨,夜色里只有雨声,谁又看的清檐下的栀子开出谁心里的花;屋内灯火昏黄,烛光葳蕤,谁又看得清谁眼角挂着的宠溺?怀里的人还在说个不停,酒气顺着丝绸爬上春帷。

窗外是他的城,怀里是他的家。
真好,他想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很久很久以前在学校晚自修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……刚刚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的……写的时候可能想写幻境的婚礼之后吧……个人觉得佛爷想象的幻境里的新月比现实里小女人一点温柔一点,就这么写了……人设崩不崩不管了……别打我就行……真的只是一个连短篇都不算的东西……好了,我遁了……
祝好梦💓

评论(2)

热度(15)